我的宗門有本山海經
小說推薦我的宗門有本山海經我的宗门有本山海经
第九十三章:第九弟子
登天梯上。
农家悍媳 舒长歌
第一百二十七节台阶。
姜云升宛如一滩烂泥躺在台阶上面,大口喘息。
此刻,他浑身剧烈颤抖,骨骼咔咔作响,浑身的毛孔之中流淌着鲜血,将他染成一个血人。
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
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一片混沌,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他现在唯一还拥有的便是第一百二十九节台阶的记忆。
这是他最后的意志。
“我….咕咕…不放弃!”
他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说出,喉咙近乎破碎。
即使这般,他依旧不放弃,朦胧间,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变化多端的人,一会是少女无情的背叛,一会是宗主无奈的叹息,一会又是手持铜锤的壮汉讥讽的嘲笑。
“吼!”
这一幕幕,深深刺痛着他的心,他嘶声怒吼。
“起来,起来!”
不灭龙帝 小说
他心底大喊,强行让自己起来,可惜,他浑身的骨骼已碎裂得七七八八了,想要再支撑他起来,已极为困难了!
“起来!”
“起来!”
叮咚~
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一阵琴声。
琴声嗡鸣,婉转低沉,犹如年迈的慈母在呼唤久别的孩子,落在他的心田,不断敲击着他的心叶,让他心神震动。
霎时,他感到自己疲惫不堪的血肉在这琴声下,开始泛起光泽,一丝一缕的波动,缓缓堆砌成他的模样。
“起!”
片刻后,他靠着这股波动,强行撑起身体,迈入滚入第一百二十八节台阶。
萬古神帝 一葉知秋aa
嗡!
登天梯嗡鸣。
似乎是在为他祝贺,同时,无尽霞光落下,这光如同温暖的日光,照耀着他全身,尽管没什么大用处,可他依旧感到心里暖洋洋的,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坦感觉,弥漫全身。
下方,梁长老与郭焱一二人面面相觑,震撼于上方那道人影。
这都这般惨烈了,还在坚持。
那他们有什么理由放弃,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双目盯着各自的目标台阶,战意与火光,腾腾而起。
这一刻,他们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御兽宗如此强大了。
也明白了苏星舟所言的咬碎了牙,也要坚持下去究竟是何意了!
有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在,想要成为庸才都难。
只见郭焱一眼中闪过一抹愠怒,羞愧难当,暗骂自己目光短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先前,他还认为是苏星舟在羞辱自己,现在才发现,他才明白,苏星舟是真的好心在提醒自己,要坚持。
第一百零四节台阶。
是他的目标。
他现在相信苏星舟说的话了。
登上,便是鱼跃龙门。
为此,他咬紧牙关,朝上方爬去。
“我也可以!”
他被上方的姜云升感染,咬着牙,咽着血,他也可以。
他要变强,强过苏星舟,不要一直追逐他,他要超越他。
“没有腿,我就用手爬,没有手,我就用下巴!”
郭焱一大吼,大气磅礴,让下方的一众人不由侧目。
……
最上方。
陈远航一脸嫌弃地斜了一眼身边的白罗阳,这家伙居然公然给姜云升放水!
别人不知道,可他清楚啊!
他的琴声有振奋人心的效果。
太常无相。
神秘着呢。
身边,白罗阳一脸笑意,毫不在乎。
他的太常无相有着诸般功效,琴声振奋人心只是其中一种最为卑微的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老白,这次我忍了!下次我抽你丫的!”
陈远航无奈,他了解这家伙,知道他一心为宗门,特别是在成为御兽宗登天梯长老,掌控登天梯后,这种一心为宗门的思想更是根深蒂固,这也是陈远航同意他让梁长老与郭焱一入门的根本原因。
若真说实话,他对那梁长老的感观不错,他要入御兽宗的门,他也能接受,但那郭焱一,为人高傲目中无人,让他颇为不喜,可最终还是强不过白罗阳,任由他去折腾。
为了寻到二人。
这几天,白罗阳骑着囚牛在十万孤山中四处搜寻,没想到,最终还真被他带回来了。
其实,陈远航也知道白罗阳有一点私心。
他想报答梁长老那日的救命之恩,倘若不是梁长老,他现在可能已经葬身巨狼腹中了。
对此,白罗阳也通透,直接和他说了,这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反感,反而让他觉得自己让白罗阳成为登天梯长老的决定异常明智。
至于,郭焱一,白罗阳纯粹是想为宗门收纳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尽管这人才,陈远航一点也看不上,但对御兽宗来说,对白罗阳来说确实是个值得争取的天才。
“云升要成功了!”
这时白罗阳面露喜色,他见姜云升已经再度强撑起颤颤巍巍的身体,即将倒入第一百二十九节台阶。
“嗯,也还算不错。”
陈远航点头笑道,他的第九个弟子算是有着落了。
第一系列任务:收徒(3)!
任务要求:半月之内收徒满数满九人,特殊要求,弟子需要自行前往太渊峰登山拜师且得到人才模板认可。
时限:105小时11分07秒
任务奖励:遮天经突破至第二次层。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宿主
他倒是很想知道遮天经第二层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期待满满。
“上去了!”
“加油!”
这时,苏星舟等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边,他们紧张地盯着姜云升,生怕他出什么意外一般。
“你们几个!”
一起回家吧
陈远航笑骂道,但也知道他们几个和姜云升关系不错,现在见他即将成功,心中免不了一阵高兴与紧张。
“嘻嘻!师尊,我又要有新师弟了,这个师弟可好欺负了!”
江晚吟笑嘻嘻的,抱着陈远航的手臂,一晃一晃,大眼睛骨碌碌直转,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嗡!
随即,登天梯上传来一阵嗡鸣。
姜云升成功了。
下一瞬,陈远航身影一闪,出现在他身前,轻轻扶起他,见他浑身骨骼尽断,神智模糊,却在他出现的瞬间,双目之中闪烁出前所未有的光泽,不由微微心疼,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