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別秀
小說推薦公子別秀公子别秀
大夏皇宫。
宴会之上,娜塔莎在大快朵颐,对面的某个位置,太子频频的举起酒杯,面前的菜没有动一口,但却已经摆了两个空的酒壶。
他心里郁闷,十分郁闷。
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就应该请一个厉害的刺客,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彻底解决他。
现在,林秀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甚至成为了天骄榜第一,他的后宫,比自己的后宫都大,而且几乎每一位都是容貌过人、天赋卓绝的骄女,别说自己惹不起他,哪怕是张家都暂时惹不起他了。
看到林秀的人生这么顺利,他的心里就无比难受。
他忍不住向林秀的方向望了一眼。
林秀和赵灵珺的感知何其敏锐,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太子的动作。
两人同时望了过去。
迎着他们的目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太子惊出一身冷汗,瞬间酒醒,甚至有一种尿意袭来。
林秀和赵灵珺的目光虽然平静,但却让他不寒而栗。
这就是天骄榜第一的压迫感吗?
太子内心惊惧无比,连端起酒杯的手都在打颤,不等宴会结束,便借口身体不适,匆匆离去。
林秀和赵灵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宴会结束之后,林秀和她们离开皇宫,回到林府,赵灵珺即将走回自己的宫院时,林秀问道:“你还需要几年?“
赵灵珺脚步一顿,想了想之后,说道:“五年。”
五年,林秀心中默算,五年后她二十五岁,二十五岁踏入天阶,正好是他基础修行速度的六倍,如果只有一种能力,哪怕是最理想的情况,林秀也要活到一百三十岁左右,才能踏入天阶。
她的天赋果然不止外人以为的那些这种修行速度,是灵音和明河公主的三倍,娜塔莎的两倍,除了开挂的自己,大概是这片大陆上的第一天才了。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林秀心中有些窃喜。
虽然他现在的修为不如赵灵珺,但他真正的修行速度,是她的近三倍,五年之内,就能追上她,到时赵灵珺看了林秀一眼,问道:“你呢?”
瀟然夢 小佚
林秀道:“十年吧。“
林秀并未告诉她实话,他打算到时候给赵灵珺一个惊喜。
今天晚上,林秀在彩衣的房间,度过了小别胜新婚的一晚。
第二天一早,秦婉和凝儿带着娜塔莎逛街去了,她虽然来过一次大夏,但那时是为了参加大比,也没怎么逛过,这次是为了游玩,自然有大把的时间。
林秀一个人出门,有件事情,他想查一查。
大幽从陨石中得到了一件神奇的东西,可以提升人的修行速度,说不定坠落在大夏的陨石中也有,只是朝廷没有发现。
林秀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大夏王都,正好下了一场陨石雨。
虽然林秀的能力,不是陨石带来的,但他的灵魂却是,如果不是从大幽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他可能根本想不到来调查调查这些陨石。
坠落的陨石,一般是由司天监管理,对于那些重量异于普通陨石的,其内部大都含有陨铁,会交给武道院打造兵器。
那些大小不一,颜色黝黑的陨石,就散落在司天监后院的一片空地上。
司天监监正跟在林秀身旁,恭敬的说道:“林大人,这些就是近些年来,坠落在大夏的所有陨星。“
林秀走到那片空地,这些陨石,小只有不到拳头大小,大的有一人多高,随意的散落着。
他看眼司天监监正,说道:“你先去忙吧,我随便看看。“
司天监监正心中虽然疑惑,却还是退下了。
林秀的手触摸在一块半人高的陨石上,触感冷冰冰的,和其他石头并无区别,也没有什么修为加速的迹象。
他的手掌高速震动,一种力量穿透陨石,很快又反馈回来,通过这种方式,林秀很容易的知道,这陨石的材质是均匀的,里面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他又用同样的方法,试了试其他的陨石,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
这些似乎就是普通的陨石。
林秀以前也是天文爱好者,他家里的天文望远镜,并不仅仅是用来泡妹子的工具和理由。
在林秀眼中,所谓的陨石,不过就是从宇宙空间坠落在地球上的固体碎块,大多数来自火星和木星间的小行星带,一小部分来自月球和火星,当然这是一个拥有特殊力量的宇宙,他也不能完全依照以前的经验。
总之,大夏的这些陨石,的确没什么特别的。
以后等他实力强大了,或许可以偷偷潜入大幽,看看他们到底从陨石中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林秀离开之后,司天监监正有些疑惑道:“林大人怎么对陨星这么感兴趣?“
一名司天监的官员说道:“下官想起来了,大人还记不记得,前年的年中,王都落一场陨星雨。“
司天监监正道:“当然记得,如果不是朝中供奉,那次王都要死伤不少人。”
那司天监官员回到衙房,拿出一本册子,翻了翻之后,递给司天监监正。
司天监对那次的事件的记载,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玄元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毁房舍两间,伤一人。“
那官员道:“如果下官没有记错的话,那次陨星事件中,受伤的人,就是林大人。“
司天监监正终于想起来了,传闻林大人拥有两种异术能力,其中一种,就是陨星带来的,难怪他会来司天监看这些陨星。
这样的话,那次的陨星事件,就不能这么简单的记载了。
作为天骄榜第一,大夏首位觉醒了双能力的天骄,即便是史书上,也不能略过他的名字,这一句,恐怕要修改修改……
林秀离开之后,司天监发生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他本想等到大比之后,就带着众女,在大夏四处游玩,一边修行,一边惩凶除恶,就像是在江南时那样,但阿珂不在家,他要先等她回来。
回家之后,林秀和彩衣去看了贵妃娘娘。
现在是四月初,王都一年中气候最适宜的一个月,也是最适合郊游踏青的时候,林秀陪她们在郊外玩到黄昏才回来。
大晚上,林秀也没法闲着,因为白天都出去玩了,晚上要和灵音明河公主以及娜塔莎修行。
四个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以前他们双修的时候,需要去异术院,借助玄冰床和火池。
現在不用了。
灵音和娜塔莎是單纯的冰,明河公主是火,林秀可冰可火,两个人双修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可以爲他们提供修行的环境。
这样就不用借助外物了。
林秀当初暴露的能力是火,除了出其不意能够战胜科林之外,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多一种双修的方式,便等于多了一个天阶能力。
修行过后,几人各自回自己的宫院休息。
林秀跟着灵音走进她的院子,她回头看了林秀一眼,问道:“你不去睡觉,来我这里干什么?”
林秀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
赵灵音疑惑道:“什么事情?”
她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心里早就慌了。
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件事情,那个赌约一直藏在心里,她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连梦裡都是赌约的事情。
林秀看着她,无所谓道:“你忘记了就算了,就当是一个玩笑。“
赵灵音紧紧攥着衣袖,说道:“我,我没忘,只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你,你给我一点时间…”
林秀看她紧张的样子,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说道:“我只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赵灵音怒视他一眼,说道:“当初都击过掌了,我赵灵音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说完,她勾着林秀的脖子,在他的嘴上重重一吻,然后就飞快跑回了房间,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林秀怔怔的站在院子里。
他抿了抿嘴,嘴唇上还残留着一种香甜的味道,这是凝香斋最新推出的一种可食用的水果味唇脂,很受年轻男女的追捧。
这会让他们的每一个吻都变的香甜无比。
林秀以为灵音会亲脸的,毕竟当初打赌的时候,也没说亲哪里。
房间之内,赵灵音靠在门上,一只手捂着胸口,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
另一座宫院中,盘膝坐在床上的某一道身影,缓缓睁开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