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頂流女王是大佬的協議嬌妻!
小說推薦攤牌!頂流女王是大佬的協議嬌妻!摊牌!顶流女王是大佬的协议娇妻!
“放手!”乔霜语脾气也起来了。
他在看到自己的脸时,态度就来了个365度大转弯。
他肯定和姐姐有关系!
乔霜语不可能会这么听话的任他牵着鼻子走,她一把甩开他的手,掉头就走。
“你给我站住!”林霖气急,心头已经被惊慌占据,他快步跟上前,就把她重新逮回来。
这女人怎么会在这?
这女人怎么可能会在这!
林霖眼里闪过阴狠,在他的手要碰到乔霜语的肩膀时,一个男人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林先生,你这是要对我夫人做什么?”
“老公,有人欺负我!”下一秒,乔霜语便直接扑到了秦鹤轩怀里,委屈巴巴的诉苦。
“就是他!”她指着林霖,委屈的撅嘴,“就是他刚才吃我豆腐,牵我手,还要带我出去!”
“老公,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你以后就见不到我了。”乔霜语可怜兮兮,她缩在秦鹤轩的怀里,像是被吓坏了。
官方公告活动
“不怕。”秦鹤轩有利力的双臂搂住她,轻拍了拍她的背,温柔的哄道,“有我在呢。”
“秦总,这是?”林霖欲言又止。
“林先生,你也许是认错人了。”秦鹤轩抬眸,悠悠开口,“这是乔霜语,我的夫人,请你不要搞混了。”
“你刚才的举止已经吓到她了,下次注意。”他态度强硬,“我夫人并不认识你。”
“抱歉……”林霖看着乔霜语那陌生又熟悉的脸,有些抱歉的说道。
她很像那个人。
可又有很多地方不像。
此时还躲在秦鹤轩怀里的乔霜语悄咪咪的挠了挠他的胸膛,写下了几字。
“误会解除了就好。”秦鹤轩拍了拍她的背,像是知道了,“附近有一家餐厅,这也到了午饭时刻了,不然一同去吃个便饭?”
“也好。”林霖自知理亏,他也没有再提乔霜语的事情,跟着秦鹤轩出去了。
‘乖巧胆怯’ 的乔霜语看到俩人走后,立即乘了电梯,赶完八楼。
这一番接触下,她越发肯定林霖和姐姐有关系。
中途,乔霜语换上了保洁员的衣服,不费吹灰之力的打开了林霖的房门,她将垃圾桶抵在门处,留着条缝,随后快速踏进房间,准备速战速决。
“叶其?”乔霜语看到了床头柜里有叶式名下的壮阳药,底下压着的,是和叶氏的合作合同。
所属名正是叶其。
他们俩居然也有联系。
乔霜语眼神晦暗不明,她用手机拍下这些物证,在快速的进行了一遍搜索。
嗯?
房间也就入住了几日,不会有太多的贴身物品,乔霜语也没搜索到其他有用的消息,就在她准备离开时,看到了窗帘后有一双半掩的鞋。
那双高跟鞋……
格外眼熟呢。
乔霜语顿了脚步,通过玻璃反射,她看到了躲在后头钱妃奕。
她也进来了啊。
那就别出去了。
乔霜语嘴角的笑染上了几分捉弄的意味,她拿着打扫工具,出了房门,随手将其反锁了。
这次也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乔霜语快步离开。
大约过了一分钟,见外头悄无声息,钱妃奕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遮挡的窗帘拉开。
就这么走了?
钱妃奕环顾了一通房间,也不见第一绣师的影子。
奇怪了,今天不是说第一绣师会来?怎么左等右等,就连她主动过来敲房门,准备献殷勤,都没有看到人影?
扑了空的钱妃奕叹了口气,准备走人。
原本还想看看偷摸进来的贱人要耍些什么阴谋诡计,她好拆穿的。
没想到都是无功而返。
“嗯?”钱妃奕扭着门把手,心里计划着晚些时候再来时,却发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
门打不开!
钱妃奕拼命的扭着,心里着急极了,怎么打不开?怎么打不开了!
是不是那贱人把门反锁了!
钱妃奕不信邪的继续扭着门把手,最后还气的直接用身体撞门。
可这一切都是无用。
【你人死哪去了?快来806救我出去!】钱妃奕急得满头大汗,她摸出兜里的手机,立刻给助理发去了消息。
钱妃奕咬着指甲,急得来回转。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她脑子一片空白时,门突然开了。
钱妃奕眼睛一亮,立即走到门前,没想到这助理终于派上了点用场,这次的动作居然这么的快!
这个月就给她发个奖金好了!
“谁把你送来的?”
门打开,钱妃奕和林霖对上视线,俩人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看到彼此。
只不过林霖反应淡淡,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胸口,随后走了进来,反手把门给关上。
“还不过来伺候我?”
林霖直接走进卫生间,见钱妃奕还杵在原地,他拉了拉领带,解开纽扣。
这女人的身材和脸蛋看着还不错。
“来了……”钱妃奕一愣,随即秒懂,故作害羞的垂下头,一同进了卫生间。
一夜春宵。
钱妃奕也如愿在床上得到了压轴的允诺。
彩排已经演练了不下三次,营销号们也是卯足了劲,定要蹭上第一绣师的流量,隔天,就有相关的服装爆料出来。
虽说画质有些糊,视线也较为昏暗,但无论是模特还是衣服,都让人眼前一亮。
其中当属乔霜语和钱妃奕最具争议,也最有话题。
【居然说一个靠脸反黑的丑,心瞎可以,眼瞎得去治】
【虽然霜语很好看,但我更喜欢钱妃奕的,我认为她更适合这次的主题,端庄大方,一点小家子气】
【乐死人了,你端庄的正主是艳图天后耶哈哈哈哈哈哈哈】
【既然提到我们家语语了,那就顺便宣传一下新剧《王的女人》吧~~】
两家打得不可开交,其中还有不少混水摸鱼的,评论区乱成一团。
网络上的纷纷扰扰并没有打扰到现实的展览活动,反而还拉高了一节活动的热度。
夜幕降临,开阔的会场座无虚席,后台的乔霜语撩开帘子,看着台上的林霖,眼里满是讥讽。
【夫人,一切准备完毕】手机叮咚一声,是韩水晴发来的消息。
【可以放了】
乔霜语冷淡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说得热烈的林霖,在主持人准备宣布展览开始时,她立即让韩特助将准备好的视频投到大屏幕上。
“这是什么!”
“设计原稿?那种东西怎么会放出来?”
“不知道啊,这什么情况啊?”
突然屏幕上出现一组精密的设计原稿,其复杂程度令人堂目结舌,有人眼尖,看出那阵是前些日子拍卖会上的婚服。
为听到底下的哗然,林霖侧身朝身后看去。
见到那熟悉的原稿时,他一怔。
为什么……
“林先生,如你所见,这些是那件婚服的原稿,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乔霜语也适时得上台,“如果看不清楚的话,我这里还有纸质原稿。”
说着,她直接打开手上的纸张。
这和视频里的一模一样。
“你为什么会……”林霖瞳孔地震,语气满是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有原稿!
“因为所有都是我的。”乔霜语冷笑。
底下又是一片哗然。
“不可能!”林霖严厉反驳,“这是乔霜琪的设计!怎么可能会是你的!”他说的铿锵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