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醫時代
小說推薦新中醫時代新中医时代
孙杏杏做了十多样菜。张守业说:“今天你嫂子压箱底的厨艺都拿出来了。”
郑好说:“那就太麻烦嫂子了。”孙杏杏说:“不麻烦,前些时间你给我们的这些钱可帮大忙了。”
吃饭时,张守业喝了不少酒,话也就多了起来。他告诉郑好:“白玉兰回来了?”
郑好惊讶地问:“白阿姨从新疆回来了?”张守业说:“回来已经半月多了。”张守业说到白玉兰,郑好感到无比唏嘘。也勾起了他对这个苦命女人的回忆。
白玉兰和他死去的母亲并称配件厂两朵花。曾经追求者云集。
白玉兰年青时很多厂里的青年工人都被迷得失魂落魄。每每上下班后面都跟着一群群追求者。
没想到后来白玉兰却找了一位外厂工人嫁了。厂里好多年轻人说:“可惜了,这肥水都流到外面去了。”
再后来她生个女儿。她对象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可是,由于政策原因,不能再要。两个人开始感情不和,后来就和她离了婚。人家男方又成立个家庭,生了个儿子。
而她呢,就带着女儿过日子。刚离婚时,还有好多人去追求。追求者条件都挺不错的。
可是她坚决不再嫁人,她爱女儿,她怕女儿受到伤害。她的女儿倒也乖巧可爱。她们过的还可以。
她女儿和郑好同岁,小时候郑好还经常去她们家玩。
白玉兰对郑好不错。有时候,天晚了就留他在家吃饭。在郑好上小学5年级时。看见她女儿越来越瘦,脸色也很不好。没有多久就休学了。听说患了大病,住院了。
再后来听说她花尽了所有钱,把单位分的房子也卖了,还借了一身债,尽管如此,仍然没有留住她女儿的命。
郑好再后来见到她时,她不再说话,只是常常傻傻愣着。据说她患上了精神病。
在那个下岗流行时候,很多正常人都不能保住自己饭碗,而她更是理所当然地下岗了。
她娘家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兄弟,在新疆建设兵团,就把她接过去了。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万界托儿所 小说
郑好问:“她自己回来的吗?”张守业说:“他兄弟送回来的” 。郑好问:“白阿姨精神病好了吗?”
张守业说:“精神病哪能好,得上就是一辈子的病。”郑好说:“那她兄弟怎么忍心把她从新疆送回来?”
张守业说:“据说是她兄弟媳妇不愿意家里养个疯子。整天和她兄弟大吵大闹。最后她兄弟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她又送了回来。”
郑好说:“她自己回来怎么生活啊!”
张守业说:“他兄弟按月给她邮寄一些钱,前些天我们厂里许多人还去看她了,并且给了她一些钱。”
郑好说:“她的病虽然没好,但应该比从前轻一些吧?”
张守业摇头说:“她疯得更厉害了。哭哭笑笑,说给她的钱要存起来给女儿看病。”
郑好听后叹口气,说:“看样是疯的厉害,她女儿早死了她竟然还认为她女儿活着呢。”
张守业说:“谁说不是呢,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从前,她经常到配件厂去。她还说要去上班,并且常常一呆就是半天。前两天下雪我经过配件厂,还看到她在厂子门口呆呆地站着”。
郑好说:“下雪天那么冷,难道她就不怕冷吗?”张守业摇头说:“谁知道呢,大概精神病了冷热都不敏感了吧!”
郑好一夜心事重重,碾转反侧,难以入睡。
第二天早起来,吃罢饭,辞别张守业与孙杏杏。郑好并没有急着赶回龙山,他特意骑车拐个弯,去了配件厂。
远远看见,配件厂外面有数十个工人,挥着工具在拆除配件厂的围墙,砰砰啪啪的声音隔着几条街都能听到。到处尘土飞扬。
郑好看着曾经熟悉的地方,一点点拆掉,心里难受。调转车身就想离开。
这时候,街上突然冲出个女人,她身上背着大大小小的塑料瓶,各种各样的编织袋,不要命似的冲向那帮工人。边跑边声嘶力竭的呼喊,“强盗,为什么拆掉我的家。”
工人们停止工作,几个年轻人冲到那人旁边,把她揪住向路边拖。那个女人不停挣扎。
其中一个年青人不耐烦了,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女人被踹出很远,连同她身上大大小小的瓶子,袋子一起轰然倒地。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是大大小小的袋子与各种各样的塑料瓶成了她的累赘。叽里咕噜瓶子滚出来,她在地下翻滚,就是起不来。
年轻人大骂,“操你妈的疯子。老是耽误我们工作,找死啊!”
说着那人从旁边捡起一段木棍,劈头就向白玉兰头上砸去,顿时鲜血飞溅。
年轻人边打边说:“让你她妈的再找事,影响我们工作,今天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再来捣乱。”
年轻人面容狰狞,又一次扬起棍子。
“住手”斜刺里郑好冲过去,抬手抓住那人手腕。对方见郑好身材瘦小,根本不把郑好放在眼里。
嘴里仍旧不干不净得骂“妈的,她是你妈吗。多管闲事,连你一起打。”
皇上吉祥
可是郑好五指牢牢扣住了他的手腕,持棍的手竟然不能动弹分毫。郑好手上发出的力量实在是惊人。
郑好紧紧盯着他。看到郑好凌厉的目光,年轻人感到了一股莫名的震慑。
火星异种
郑好说:“虽然她有错,但她是个女人,更是个病人,请给她宽容。”
郑好说罢松了手,顺势把棍子夺过。年轻人慌不迭抽回手,看着自己手腕被深深勒出的五道清晰指印,心头骇然。郑好把夺过的棍子抛在地上。不再理会对方。
他走向倒在地上的女人,伸手把她拉起来。
那女人身上背着,手里拿着,头上顶着,身后拖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那些包大小不一,年代不同。有的是塑料垃圾袋,有的是写着为人民服务的帆布包,还有化肥袋子,面袋子……
相同的是里面装满了烂报纸,烂塑料瓶子,这些东西不知道是在哪里捡到,里面还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
女人看到郑好问:“你是小好吗,我怎么看着你像是小好呢?”郑好点头说:“白阿姨,是我,我是小好,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个女人正是白玉兰,她说:“小好,这些坏蛋在拆我们的家呢,你不能让他们拆啊,快去喊你爸爸和叔叔们。”
郑好说:“阿姨,现在这里不是我们的家了。这里已经卖给人家了,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捣乱,影响人家正常工作。”
白玉兰说:“为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家啊,你妈妈和你许多叔叔都在这里工作。拆了他们去哪里工作,他们怎么吃饭啊!”
郑好说:“阿姨,世上路有千万条,世上工作也有千万个。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离开这里,他们会找到更好工作的。”
白玉兰说:“小好好,我女儿现在也应该和你一般大了。可惜,她现在出远门了。”
眼前的白玉兰已经不能再和郑好记忆中的那个美丽富态端庄的女人比了,与那个曾经是厂里一支花的白玉兰恐怕更是相距千里。
郑好感叹,岁月真是把杀人刀,对于漂亮女人尤其残酷。
郑好说:“阿姨,我们走吧,你住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家。”
白玉兰答非所问,说:“小好好,你小的时候还吃过我的奶呢!”
郑好听父亲说过,自己母亲死的早,白玉兰奶好,既给自己女儿吃,又给郑好。郑好说:“阿姨,我知道。”
白玉兰继续说:“你妈妈死了,钱黑心当家了。钱黑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好好的厂子都败光了。这个厂子是我和你妈妈,你爸爸,还有许许多多你的叔叔、阿姨辛辛苦苦,一砖一瓦建起来的,你知道吗?”
郑好泪流满面,他点头。
白玉兰继续说:“钱黑心现在说撵我们走,就撵我们,他太坏了。他就是强盗,强盗也比他好。国家忘记我们了,国家不管我们了。”
郑好说:“钱黑心已经受到了惩罚。下岗是国家政策,减员增效,原先人太多,现在用不了那么多人。国家也没有完全抛弃我们,不是每月还给你钱吗?”
白玉兰说:“小好好,你还有钱吗,借给我,我要买信纸写信向上级告状。”
郑好拿出自己身上仅有的二百元钱,递给她说:“阿姨,这些都给你,你回家吧,你不要再来这里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白玉兰接过钱。紧紧捏在手里。郑好说:“回去吧。”白玉兰突然又把钱还给郑好。郑好问:“为什么不要了,嫌钱少吗?”
白玉兰说:“我不能老是借你们的钱。你们没有工作了,也缺钱啊。”
郑好说:“你这不是很明白吗,我送你回家去吧!”
白玉兰住在城郊一间废弃的破房子里。屋内到处堆放着各种废弃垃圾。想必是她捡来的。
郑好骑车到最近商店给她买了几十把挂面,还有一些水果,并且帮她收拾了屋子后才离开。
回到家里,郑好把白玉兰的情况给郑铁山说了。郑铁山听后思考良久,说:“找些时间,我必须过去,领她去医院看看大夫,要一些药,如果放任她这样下去,她恐怕活不长。”
郑好认为郑铁山说的有道理。看好病或许她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再这样疯下去,她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