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青蛙:開局帶回金光咒
小說推薦旅行青蛙:開局帶回金光咒旅行青蛙:开局带回金光咒
眼下,双方各执一词,事情无疑已经陷入了罗生门的处境之中。
不过很显然,论打嘴炮的功夫,萧兮梦与小白是要落于下风的。
毕竟是她们指认别人在前,完了还拿不出证据,自然是要被人家压上一头的。
当然,黄毛也仅仅只是翻了一下口袋而已。
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他完全就可以把东西转移到别处去,或者是干脆放进类似空间袋的储物空间里面去。
这如果要仔细追查起来,就很麻烦了。
眼下,萧兮梦正是想到了这第二点,她指了指悬挂在易青空腰间的空间袋,冷声开口道:“你把那玩意儿倒出来看看,说不定是你俩合谋干的呢。”
“呵呵。”
易青空被她这么一说,当即取下了自己腰间的空间袋,拿到手里晃了晃,问道:“如果不是的话,怎么办?”
“不是?那他还能藏到哪里去?”
萧兮梦咬牙切齿,冷峻的目光不断扫视着炼器社的众人。
现在她实在是理亏,但又苦于找不出证据来,因此只能做这番无用功。
但不管怎么说,她是打心底里相信小白的话的。
不单是她,就连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李默,也要更相信小白一些。
小妖火火 小说
原因无他,毕竟丢失东西的受害人就是小白本人,加上他看上去就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他会去污蔑别人。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丢了贵重的东西,一时心急才会怀疑到黄毛的头上。
身为旁观者的李默,此时也没个头绪。
“贱人,如果他说的那盒丹药不在我这里,你要怎么办?”
易青空将自己的空间袋丢在了两人中间,冷声问道。
“怎么办?那我大不了就向你道个歉咯。”
萧兮梦把双手背在脑后,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呵,道歉?你以为道个歉就能平白无故地污蔑别人了吗?”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兮梦咬着牙,冷声反问道。
此时双方虽然没有动手,但言语上的冲突,却丝毫不亚于正面的火拼。
“怎么样?要你一根手指头,不过分吧?”
此言一出,不要说萧兮梦本人了,就连在一旁围观着的欧阳樱和东方义等人也是齐齐瞠目结舌。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争端,竟然会闹到这种程度!
透明的公爵夫人
仅仅因为一次失窃的误判,就要致使对方残疾?!
从这里也能看出,易青空的狠辣程度,的确远在萧兮梦之上。
仅凭这不到半个小时的相处过程,李默便已经判断出了这一点。
萧兮梦充其量就是外表看上去凶横了点儿,而这易青空,那是真的狠啊!
“敢吗?”
易青空嚷嚷着,但萧兮梦却没有去看她,反而又一次将目光转向了小白。
这一次,不等她开口,小白便急忙哭喊着道:“社长,算了我……我……我们别再和他们闹下去了,都是我的不对,是我的错……”
显然,他也不愿意萧兮梦为自己赌上这么一根手指头。
瓦图
“罢了,我今天就非得给小白讨回个公道来。连自己社员都罩不住的人,那还当什么社长啊?!”
萧兮梦说着,旋即将自己的手掌拍在了一旁的方桌上。
这是,真要赌上一把啊!
原因无他,只因为,她相信自己手下的社员。
一时间,就连李默等一众旁观者,也都被她的这股气场吓了一大跳。
这不是傻,最起码在李默看来,这绝对不是傻!
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说的大抵就是她萧兮梦这样的人了。
“哈哈哈,好!”
易青空看她竟然真的打算这么做,不禁呵呵一笑,作势就要把自己的空间袋给翻转过来。
像欧阳樱这种同样拥有空间袋的人,自然是知道,这个动作,就意味着把袋子里头装的东西,全都倒出来。
“且慢!”
不等她动手,一直沉默着的李默忽地一步上前,伸手拦住了她。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不仅是欧阳樱和东方义这俩熟人愣住了,就连一旁的萧兮梦与小白也都愣住了。
他们都想不明白,此时的李默作为一个局外人,本可以抽身而退的,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出来。
“哟,我和那贱人之间的事,关你小子屁事啊?”
易青空冷眼瞪着李默,一用力,随即挣脱开了他的手。
“不用找了,东西,根本就不在这里面!”
他冷声说道,同时一把攥起空间袋,就朝一旁的方桌上放去。
很显然,这绝对是她和黄毛设下的一个陷阱。
仅凭直觉,李默便能判断出来。
若不是圈套的话,她们不可能会这么轻易地与萧兮梦打赌,而且还是如此狠辣的赌注!
明摆着这就是个陷阱,等着萧兮梦往里头跳呢!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已经两世为人、阅历深厚的李默,还是一眼,便识破了这个局。
之所以要在此时制止她们,也是因为他也不想看着萧兮梦白白丢掉一根手指头。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多熟,事实上,他俩也才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呢。
但,就在这一个小时之中,李默却能感觉出来,她是一个极其照顾、信任下属的人。
不仅如此,敢做敢为,总体上来说,虽然没什么脑子,但人还是非常能处的。
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连社员都罩不住的人,还当什么社长?”
因此,李默也不愿意看着她就这么白白地上当受骗进圈套。
“那你倒是说说,这事儿要怎么办啊?”
易青空与黄毛的目光,随之移向了李默,就仿佛他再不说出个处理办法来,就要把他给剁了似的。
“李默,你给我回来!这儿有你什么事啊?!”
萧兮梦在后面骂了他一句,旋即便要上前去把他拉回来。
不仅如此,欧阳樱也是坐不住了,她可不愿意让他去趟这个浑水。
但,李默脚下的步伐却仍是不停,径直走进了炼器社的人群之中。
最终,将他的右手,搭在了一个正佝偻着脊背的男学生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