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葬師
小說推薦天命葬師天命葬师
“尸骨虫,我可以解毒!!!”
耳边风声呼呼刮着,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我淡淡再度重复:“尸骨虫,并非无药可解。”
我说罢便听到了在我身侧逐渐加深的喘息声响。
他像是忽然着急了似的,一把窜去来伸手凑近抓住我衣裳。
凑近放大的五官摆在面前,我整个人只觉得脑袋都在做梦。
这家伙,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磕碜?
他望着我,像是看到了救命的菩萨似的,声音颤栗着问道:“你能解毒?别开玩笑了,他们都经过这么久了,只能勉强压制我的毒性发作导致的疼痛,但想要解毒,尸骨虫,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说着他忽然看着我在发笑,眉目之间平白多了些嘲讽。
他望着我,视线空白而阴鸷,那一双空荡的眸子里,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情绪。
“呵呵,你知道吗?我中了此等骨虫,早就知道会无药可解,虽然你刚才所说我确实是心动了分秒,但也只是分秒,小子,想要从我这里掏出什么消息是不可能了……”
我闻声心下也是生出些怒火,这家伙不配合,当真是让人心里禁不住冒火!
身后凌轩自然能也是心里烦闷,他走上前来满眼怒火朝前。
在黑袍人面前更是一把将人家拉扯起来望着他愤愤然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的性命就这么不值钱吗?你觉得你背后之人无法解毒,我大哥就没办法了?既然最后都是死路一条,万一成功了呢?难道还有比现在更好的结果了吗?真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非要这样作死?”
我伸手拉了拉凌轩,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看了眼背后缓缓清醒的一老一小,心下方才逐渐淡然。
司机大叔醒后眼神甚至不敢直视我,脑袋更是弯着恨不得插在地板缝隙里。
他那样望着我,眸子里散乱而不知所措。
“对,对不住!都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真的以为,以为……”
身体互换
他太着急了,整个人也因此显得有些慌乱,望着我像是在迫切地想要证明什么似的?
“我以为,那些孩子,没事的……”
他看着我近乎哀求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子,我当然也知道那些小孩子没有错,我也是实在是办法了,对不起!”
他已经姿态低到了尘埃里,但我却觉得实在是嘲讽。
就算是眼下这样说了,还有什么作用吗?那些孩子说不好已经遭遇不测了。
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就那样如火如荼地消失了。
这要承轩如何向那些人交代?他们的孩子,早已不在!
但是这样想着我也知道这是个不好解决的官司,实在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怎样想的?
干嘛总是这样不知好歹地做出这些不为人世所融之事!!
“你啊,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说?事情到了现在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要是你们交代了,尚且有挽回之际,但你们像是疯了似的,什么都不说,这样的话,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拿你们没法子!!”
我无奈轻笑,望着他神色里带着些淡然,人生在世,不过如此。
司机大叔早已崩溃,跪倒在地整个人像是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了似的?
瞧着他这般模样我心下耐心也在被逐渐消耗。
我转身走向那黑袍之人心下更是无语,这家伙像是嘴巴里喊住了铁甲似的就是不开口。
这样下去吃亏受苦的只有那些孩子,我可找不出更好的突破口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黑袍人似是被我身上气息所震慑,他看着我眉眼之间一片惺忪,尽管双眸的空洞,但仍是察觉到了他思绪的犹疑。
“你真的,真能帮我解毒?”
我闻声望着他思绪更是纷乱繁杂,声音里也不免带了些许狠辣!
“你现在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早说了,没有什么结果比现在更坏了,可你听了吗?你分毫都没听,每每午夜梦回,那些抓心挠肝的日子,是都被狗吃了吗?”
黑袍人忽然跌坐在地,我心里方才骤然松了口气。
不枉我费一番口舌,要是再不松口,我只能采取特殊手段了。
这些人不畏死,但却一心想要求生罢了,若是能给他们求生的欲望,自然也就不会再有其他意外境况要发生!
“害,你可以仔细想清楚了?我这条烂命虽然到眼下被人告知是无药可救,但你可知道,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此番我将消息告诉你,那我便是百死不辞,之后在出现什么情况的话,你可知道我面临的将会是什么境况?”
我自然知道他所说何意,告诉了我就算是叛逃了。
对待叛徒的方式,我实在是想不出比生不如死更好的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望着他说道:“只要你相信,现在你的状态已经不能再坏了,我就权当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万一出现了奇迹,你也可以正常地活命,我也算是又创下了一大奇迹,这样不是很好吗?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黑袍人长长喘息一声,望着我眼眶逐渐皱了下来。
他望着我,思绪晦暗而阴沉,我甚至察觉不到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那些人,都像是要死了似的,他们在疯狂地炼制一些不为人知的药人,虽然不知道这些药人到底是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他们怎样炼制的,但我却知道,炼制这些药人的原材料,就是那些孩子的五脏六腑!!”
我闻声心下惊骇不已,用孩童五脏六腑来炼制药人。
这些人,就不担心天谴吗?
我强行稳住呼吸,望着眼前之人淡淡问道:“你说的他们,到底是谁?”
黑袍人朝我走进,那双眼里分明没有丝毫视线,但我却是觉得他能将我洞穿似的尖锐。
他轻声说道:“要是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就是死十三吧?死氏南爷后人?”
我没否认,但也没有肯定,只是望着他说道:“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他们,是谁?”
在这家伙眼前,我仍是能保持这般淡定实在是心绪高涨了几分。
不然我只会担心自己是否会忽然生气将这家伙一击致命!
黑袍人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他看着我眉目之间闪烁如常:“我只知道一人,便是你口中所言的苍龙,剩下几人,我却是不认识了,我看不见,单凭声响,我辨别不了太多。”
“那你怎么认识苍龙的?”我接着问道。
黑袍人无奈一笑,神色里忽然像是夹杂了许多淡然:“我乃苍氏上任族长苍东坐下密使,之前从未露面,族长死后,我就逐渐走向生活,我的身份除了族长谁也不知道,但不知为何,苍龙竟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径直找到我便是要我做他的密使,我旧日里跟着族长自然知道苍龙此人野心勃勃,实在是并非良主,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答应,但未曾想到,他竟然给我下了毒,中毒第二天我样貌就开始大便,成了如今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我没办法,只能离家,归顺于他!”
我闻声便是觉得可笑,原来是苍氏旧人,难怪还能招致苍龙临幸。
但我却又仔细想到他方才口中所说的另外几人,那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并非是苍龙一人在密谋。
他的背后,到底又是什么人在出谋划策?
1518!
我单是这样想着都觉得精神几近崩溃,这家伙实在是狡兔三窟似的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