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里正
小說推薦逍遙小里正逍遥小里正
“跟上去!”
乌漆抹黑的,在庄稼地里能干什么好事?
“要不要冲过去直接把他们杀了?”
大胡子就是大胡子,张嘴就要杀人。
伍皓白了他一眼说道。
“脑子!”
指着庄稼地旁边的一条水渠说道。
“我们先到那边候着。”
“好好弄明白今天晚上要发生什么事情。”
这虽然不符合大胡子的作风,但主子发了话,他也只能服从。
一行人立刻跑到沟渠那里趴了下去。
只见庄稼地里的那伙人影影绰绰的在商量着什么。
其中还有人不时的看着外面,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
可能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有个人就往沟渠这边走过来。
他直接解开裤子,哗啦啦就是一泡,差点尿到伍皓脸上。
旁边的大胡子实在是忍耐不住。
这还得了!
居然敢用那种脏东西对着自己主子!
提刀就要冲过去,突然间就听到庄稼地里有人喊了一句。
“来了!”
接着就看到对面路上,一伙人似乎收入颇丰,肩扛手拎,还有人推着一辆独轮小车。
“兄弟们,今天晚上大丰收。”
“哥几个把这些东西处理了,找姑娘们快活快活去。”
“老大,主公可是早有命令,不准我们在城里撒欢。”
那头目不耐烦的说道。
“这下面抢来的姑娘和城里妈妈们训练过的姑娘能一样吗?”
“下面抢来的姑娘又黑又粗,还动不动要死要活,实在是惹的老子不耐烦。”
他垂涎四尺的舔了一下舌头说道。
“好久没有享受到城里姑娘带给男人的那种愉悦了。”
“尤其是妈妈训练出来的那些姑娘们,那真叫懂男人心!”
“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话说得旁边的几个土匪都受不了了。
“就这么地吧。”
“咱们听老大的!”
“听老大的!”
午夜皇宫
土匪们顿时雀跃起来,准备直接去张妈妈的烟雨楼去,找姑娘们快活快活。
突然,庄稼地里窜出一伙人来。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我去。
那几个土匪不干了,直接就骂骂咧咧起来。
“苏军师收的这些什么人!”
“居然还想打劫咱们这些老家伙。”
那个头目冲着对面的人嚷嚷说道。
“喂!”
“我说你们这些新来的!”
“敢在我麻五爷的面前逞英雄!”
“赶紧给你麻五爷让开路!”
旁边的兄弟们也嚷嚷起来。
“你们还有没有规矩了?”
“看见麻五爷,还敢挡在前面,莫非是活腻歪了?”
谁知道对面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把这些话放在眼里。
带头的大刀一挥说道。
“把东西放下!”
“就饶了你们的狗命!”
这还反了天了!
麻五爷显然是相当的恼火,把袖子一撸说道。
“兄弟们,这些新来的不上道,咱们给他立立规矩!”
那些土匪们立刻把粮食钱财放下,撸起袖子,抽出大砍刀,就要和对方的人动手。
谁知道,对方比他们出手更快!
“老大!他们玩真的!”
一名土匪上来就被砍了一膀子,鲜血直流。
麻五爷他们看傻了。
“莫非苏明兴想造反?”
现在顾不上想更多,只能先跟他们拼了。
“姑爷,他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
“谁知道呢。”
伍皓也有些看不懂了。
“这些蠢货!”
“就算要打也不应该在这里。”
庄稼地里的那帮人出手又快又狠,个个看上去都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姑爷,咱们怎么办?”
“先观察。”
那帮土匪还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砍了有半个时辰,几乎被对方全部消灭殆尽。
“兄弟,不打了!”
麻五爷全身都是伤,他旁边只剩下了三四个兄弟。
麻五爷摆摆手说道。
“算你们狠!”
“这些东西都拿去。”
“五爷。”
旁边一名土匪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算了算了。”麻五爷灰头土脸的说道,“到时候主公会有分配。”
“他们折了咱们这么多兄弟,苏军师得给咱们个交代。”
麻五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你们都拿走吧!”
“咱们在主公和苏军师面前讲话。”
庄稼地里那伙人立刻就把粮食钱财拖了过来。
带头的带着几个人向麻五爷他们走过去。
寵妻無度:毒王的神醫狂妃 小說
“小子,报上名来!”
麻五爷喘着粗气说道。
“回头咱们在苏军师面前,也好有个说法。”
那带头的嘴角流露出嘲弄的笑容说道。
“不必说了。”
“爷现在就送你上西天!”
麻五爷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带头的突然间一把刀捅向麻五爷的胸口,直直的插了进去!
“你,你到底是谁?!”
话音刚落,他旁边的那几个兄弟,早就被另外的几个人砍脑袋的砍脑袋,捅死的捅死,眼看着一个都活不了了。
麻五爷张大眼睛,再也收不回去。
显然,他临死之前也弄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蠢货!”
那头目踹了麻五爷的尸体一脚,吩咐手下的兄弟们说道。
“你们几个,把这些东西都抬回王家!”
“剩下的人跟着我走,再去弄一票!”
“是,参将大人威武!”
“这一次总兵大人肯定会赏赐我们很多。”
赵参将嘿嘿一笑说道。
“还是总兵大人运筹帷幄,一方面骗的张奎那些蠢货团团转,一方面咱们手到擒来。”
“姑爷,原来那伙人是官兵!”
赤月 小說
大胡子伸手利落,早就把消息探听回来。
伍皓简直要气炸了。
“怪不得他们白天睡觉!”
“原来他们勾结了土匪,放任他们不管,任凭他们胡作非为。”
“自己的人却装作土匪,浑水摸鱼!”
“杀了他们?”
“杀!”
这种狗东西,不杀了他们,还留着过年吗?
“姑爷,那您藏好了。”
“我没事,去吧!”
大胡子他们刚跳出去,就听到赵参将他们嘴里大喊道。
“自己人自己人!”
“别杀错了人!”
“杀的就是你!”
大胡子喊叫一声。
“兄弟们!上!”
虽然在那些土匪面前,赵参将他们占了上风。
可是在大胡子等人面前,这些官兵根本算不了什么。
没多大一会儿,赵参将身边的那些士兵,早就和刚才那些土匪一样,个个死翘翘了。
“爷!我知道错了!”
眼看着形势对自己不好,赵参将扑通一下跪下,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这些东西好汉都拿去!”
“我不要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