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自己的人們
小說推薦忘掉自己的人們忘掉自己的人们
胡桃从上铺探出头,看着一副无所谓样子的白杏,吓唬她说:“白杏,你可不能不接电话,咱们的小命都攥在你的手里了!”
王芙蓉说:“咱们报警吧……”
这时,电话铃又响起来了,三个姑娘面面相觑……
胡桃催促白杏说:“你快接呀!”
白杏十分不情愿地说:“我说什么呀?”
王芙蓉给她出主意,说:“想办法稳住他!”
胡桃应和着说:“千万别让他来学校找你!”
白杏战战兢兢地拿起电话,声音有些颤抖:“喂!我是白杏……”
周六一听到白杏的声音,恳求她说:“白杏,可找到你了。我就在你们学校附近,我不想伤害你,只想见你一面。”
白杏说:“今天太晚了,明天行不行?”
周六一一口回绝她说:“不行!”因为他知道,如果不马上见到白杏,恐怕就没机会了。
白杏沉吟了片刻,看着同室的同学胡桃和王芙蓉恳切的目光,只好捏着鼻子说:“好,我去,你在哪里?”
周六一赶快告诉她说:“我到你们学校对面的海边等你,你要是相信我,就看在我们的情分上别报警,要不,你就是诚心害我……”
周六一的话让白杏很害怕,但又不能不去,只好点点头说:“好吧,我相信你。”
白杏慢慢放下电话,擦擦汗津津的额头,跌坐在床上,伤心地哭起来。
胡桃关切地问她:“他怎么说的?”
白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他约我到海边见面。”
王芙蓉担起心来,惊恐地说:“这月黑风高的,他要杀了你怎么办?不行,你不能去!”
胡桃则是另一番心思,说:“你如果不去,他要是闯进来找你怎么办?咱们全学校都可能遭殃!”
白杏正在犹豫,听了这话一咬牙说:“我豁出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不能把我咋样,我了解他,他不是坏人。”
王芙蓉摇摇头说:“失恋的男人就不好说了。”
胡桃为了打消白杏的顾虑,鼓励她说:“白杏,你就大胆去吧,我们马上报警,找民警保护你!”
白杏说:“你们千万别报警,我不想再伤他一次,你们放心吧,我会没事儿的。”
王芙蓉说:“要不我们陪你去!”
白杏拒绝了她俩的好意,她不能让她俩为了自己担风险,说道:“还是我自己去吧。我可不想让你们因为我染上非典……”
“等等,拿上这个防身!”王芙蓉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递给白杏。
“我可不敢拿刀杀人,我晕血!”白杏把刀子放到桌上,穿上外衣走出了宿舍。
王芙蓉和胡桃见白杏走了出去,俩人对看了一眼,说:“咱们咋办?”
王芙蓉说:“还能咋办,跟着她,万一有危险,咱就喊警察!”
此时,在京海市公安局会议室,公安局长正和几个干警在铺开的地图上研究在全市布控找人。
宝可梦大师 周年庆 特别篇
公安局长分析说:“问题是,这个周六一是孤身潜逃,容易隐蔽,还要加强巡逻。运城市公安局有消息吗?”
干警回答说:“还没有。”
这时,进来一个干警报告说:“报告局长,指挥部来电话,陈子热线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京海市艺校附近发现患者!”
局长一听,赶紧看着地图,找到患者出现的地点,说:“看来,他没走远,马上通知非典别动队,加强对京海市艺校附近的排查。”
在铁路医院,院长古铜在办公室焦急地等着电话。
龚宇走进来问:“老古啊,逃跑的病人还没消息吗?”
古铜摇摇头说:“没有。”
龚宇递过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说:“这是明天你去市政府开会的汇报材料,我院收治非典病人的详细情况都在这里。”
古铜接过文件夹掂了掂,说:“这么厚,辛苦你了。”
雄霸南亚 华东之雄
符醫天下
龚宇说:“多亏你派了郑晓晓给我当助手,要是没有她帮助整理,我恐怕完不成你交给我的这份差事。”
古铜心情沉重,没有心思看这些材料,叹了口气,说:“唉,出了这么大漏子,明天我肯定得挨批。你们是怎么搞的嘛,怎么让病人跑了呢?”
龚宇满腹委屈,说:“这不仅仅是我们医生、护士的责任吧?我的院长大人,你也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超负荷工作,人手越来越不够,所有人体质都在下降,这样下去,我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请你不要再指责他们了,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古铜看着龚宇疲惫的样子,心里一阵难过,叹了口气说:“我也是没办法,这场非典疫情突如其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啊!”
“我希望你不要说丧气话。”龚宇撂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在海滨沙滩上,虹光、王跃、还在喝着啤酒,谈着心事,司机小王喝着矿泉水,在一边听着,不断插着话。
虹光望着夜色中的海水,说:“这非典呀,真他妈厉害,外国管它叫萨斯,听说香港已经发现6个病毒变种了。”
王跃接过话茬说:“我还听说香港有个淘大花园,有一个毒王一下子传染了300多人!”
司机小王补充说:“还有呢,山西有个珠宝商,把一家子都传染了……”
正当三个人百无聊赖摆着龙门阵,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
两名民警走过来,其中一名民警说:“我们在查找一个非典病人,请把你们身份证拿出来。”
重生之軍長甜媳 小說
警察核实了三人的身份,见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把身份证还给了他们说:“对不起,打搅了。”
“唉,今晚这个城市又不能睡觉了。”看着警车走远了,虹光叹息起来。
大凡尘天 小说
王跃看了看手表,说:“我们也该回去了,明天还得早起跑口罩布料。虹光,再见!”
看着司机小王和王跃开车远去,虹光爬上一块礁岩,拿出手机给郑晓华发了一条信息:“晓华,睡了吗?刚刚发生一起非典病人逃跑事件,警察正在全城查找,我打算跟踪报道,你能出来吗?我去接你。”
刚发完信息,虹光突然看见礁石下边的沙滩上周六一和白杏的身影,两个人相距一米多远,相对而立。立即伏下身子又发了一条信息:“我不能去接你了,你马上打车到市艺校对面的海边来找我,这里有情况,一男一女,沙滩约会,非典浪漫之夜……”
郑晓华接到虹光发来的信息,立即回复说:“我对你的那个非典浪漫之夜不感兴趣,你怎么有这爱好?这不是窥探别人隐私吗?不过,也许和逃跑的非典病人有关,我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