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好物資後,帶着空間穿成小奶團
小說推薦囤好物資後,帶着空間穿成小奶團囤好物资后,带着空间穿成小奶团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为了防止周春花反悔,周二郎牵着周灵昕的手就出了院子。
秋天到了,可秋老虎的威力还很强大,才走了几步路,周灵希的脑门上就出了好多汗。
周二拿出帕子,帮周灵昕把汗水擦掉,他的眼眸看向正热火朝天的周家宅基地处,似乎穿过阻隔,能看到几十个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干活。
他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周灵昕看到后,拉了拉他的衣襟,好奇地问道:“二哥哥,你在看什么?”
周二郎收回视线,轻轻摇头,淡淡地说道:“没看什么,只是觉得都已经入秋了,这天怎么还这么热!”
周灵昕若有所思了起来,她才走了几步路,就感觉好热,那些努力干活的人,身上的衣服一定是湿了干,干了继续湿,她低下头,想起空间里有不少绿豆。
拉了拉周二郎,周灵昕的眼睛亮晶晶的,笑道:“我今日买了一些绿豆,我们去煮绿豆汤吧!”
周二郎眼神闪了闪,紧抿着嘴唇,犹豫了一翻终于还是问道:“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周灵昕嘟着嘴巴,不依地说道:“二哥哥,你去不去?你不去煮,我可要去叫阿娘煮了!”
她才五岁,她视而不见,她充耳不闻,她就不回答!
还不信了,二哥哥会继续问吗?
周灵昕偷偷用眼角瞄着周二郎,发现周二郎重重叹了一声,无奈地同意:“我去还不行吗?昕宝,娘已经很辛苦了,以后有事都交给二哥哥,二哥哥再也不问了。”
周灵昕俏皮地吐吐舌头,开心地笑道:“果然还是二哥哥好!”
看着昕宝灿烂的笑容,周二郎再次忍不住摇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算了,宝贝妹妹既然想做,他去煮便是罗!
大手牵着小手,周二郎带着周灵昕回了院子,周灵昕飞快地跑回自己房间,从空间里拿了几斤绿豆出来,不敢拿多,就怕周二郎看出点什么,拿好东西,她又飞快地跑回了厨房。
周二郎接过绿豆,用清水冲洗了两遍,便放进锅里,还放了不少水。
在回来的路上,昕宝已经说了不少煮绿豆汤的步骤,周二郎一听就懂了,主要也是步骤简单,就是清洗之后放水里煮,煮得时间久一些,把绿豆皮捞出来,盛出来前放些糖……
糖?
总裁一吻好羞羞 我是木木
周二郎皱了一下眉,糖挺精贵的,家里是买了一点,可都是给昕宝准备的……
周灵昕看着周二郎皱眉盯着她看,她双手揍着自己的脸,莫名地问道:“二哥哥,怎么这样看着我?”
“昕宝,家中糖不多,还都是娘准备给你煮糖水才买的。”周二郎最后还是把实情告诉了周灵昕。
这糖还真用不得,娘可是很宝贝昕宝的,若是起来见糖都被他造没了,到时如何收场?
最強武醫 鑫英陽
周灵昕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笑道:“绿豆汤我也很喜欢喝的,到时我一定喝得足足的!”
周二郎见昕宝坚持,叹息一声,算了,多跑几趟山就是了,多炮制一些草药,多赚些钱,糖虽精贵,只要能赚银子,想买多少都可以。
中午周灵昕没在家里用膳,自然是不知道,周二郎已经买好了拜师三牲中的猪肉和鸡,亲自去河里抓了一条鱼,还剩下十八两银子。
原本是交给周春来的,周春来只收了十两银子,其他的他自己保管,至于昕宝手头的银子,自是不用再交给周春来了。
引用周春来的原话:二郎长大了,也该自己作主了,银子以后最多交一半上来,其他的你自行处置,将来若是娶妻了,可以自己保存钱财,也能交给妻子打理。
周家以前是周家阿奶打理的,自打她去世之后,就一直是周大柱这个大老粗打理,后来分家后,周春来就接手了。
要说赵氏?
赵氏一向心软,谁跑她面前说些什么话,若是把银子骗去了如何整?也是赵氏自己缺心眼儿,不在乎这些,她只要管好自己家一亩三分地就好。
在周二郎眼中,赵氏却是极好的。他曾听赵氏自己说过一嘴,她也知道自己心软,耳根子软,就怕娘家人一说什么就把银子往外掏了,所幸她不管账,耳根子也清净。
绿豆汤很快点熬好了,周灵昕亲自撒了糖,尝了味道,这才点点头:“不错,这味道很好。”
周二郎将绿豆汤盛了两碗等凉下来,其他的都盛了出来,送了一些给厉陌厉隐他们。
正好周三郎和周四郎正在练武,几人眼看着凉得差不多了,咕咚咕咚一口干了,看得周二郎直摇头。
周三郎急切地问道:“二哥,还有吗?还有吗?”
连周四郎也急急地看过来,眼里全是渴望。
周二郎满头黑线:“绿豆不太多,糖也没多少了,昕宝把娘买给她的糖全都拿出来了,你们还不知足?”
呃……
周三郎赶紧讨饶道:“二哥,我这不是不知道嘛!再说了,我们也帮着有草药的,你不卖了草药了嘛,我们不用分钱,都给昕宝。”
周四郎也拼命点头。
厉隐看不过去了,掏出一个银锭子,交到周二郎手中:“多买一些,这秋老虎太厉害了。”
周二郎接过银子,也不多说,交给了昕宝。
周灵昕大眼睛眨呀眨的,不是说买绿豆和糖的银子嘛,咋一回头银子就到她手上了?
周二郎看着满眼疑问的昕宝,笑着摸摸她的头顶:“都是昕宝的主意正,当然是奖励给昕宝的。”
厉隐:……他是那个意思吗?他完全没那个意思呀!他是想接下来几天也继续喝上绿豆汤呀!他……
周灵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朝厉隐投去一个大大的笑容:“小叔,谢谢你的银子,你人真好,明日我们早些煮出来,放到井水里凉着,拿出来口感更好呢!”
厉陌从厉隐的银袋子里拿出一块碎银子给昕宝,笑道:“明日再送来,小叔会再奖励你。”
周灵昕眼前一亮,又朝厉陌笑得见牙不见眼:“谢谢小哥哥,小哥哥果然是最好了!”
厉隐:……这可是他的银子,小丫头看不出来吗?明明就应该谢谢他才对呀!
主子,这是慷他人之慨吗?
话说,这绿豆汤也太贵了,他委屈,他气愤,他……
见周灵昕蹦蹦跳跳地和周二郎一起走了,厉隐背过身去,心塞!